亲密的敌人


  佛洛伊德曾说,真正成熟的人必具备爱与工作的能力。果真如此,成熟的人恐怕愈来愈稀有,依目前社会上结婚与离婚的趋势来看,EQ显然是愈来愈不容忽视。
  
  有人会说离婚率的提高不见得是因为EQ降低,反倒比较可能是因为社会压力的日益腐蚀。但从另一方面来看,社会压力既已不足以支撑婚姻,那么夫妻要能长相厮守就更要倚赖情感的力量了。
  
  透过精密的生理测量,我们可以找出隐藏在夫妻相处困境后的生物因素(这些因素通常连当事人都很难察觉或视而不见),进而揭露婚姻生活存续的情感因缘。事实上很多多问题可溯及早年的两性情感差异。
  
  他与她
  
  婚姻咨商专家发现,当一对怨偶走到寻求咨商或治疗的地步,通常都是陷入这种一进一退的模式:常常是他抱怨她的要求与脾气不可理喻,她怨叹他对她的话毫不在意。这也也显示了婚姻生活中两性的情感模式会经常抵触,这种差异也许有生物的背景,但与两性成长过程中的教养很有关系。大量研究发现,造成两性情感差异的不仅是男女所玩游戏不同,也因为小孩子总是害怕被嘲弄有异性朋友。一项研究发现,四岁大的孩子约有一半的异性朋友,六岁大的孩子只有20%,到八岁则几乎没有任何异性朋友。两性世界自此分道场鹿,要到开始约会后才又交叉在一起。
  
  在情感处理方面男女所受的教养也非常不同。一般而言,父母常与女儿讨论情感的问题,常与女儿详细讨论情感的本质,但却常与儿子谈论愤怒等情感的因果关系(可能带有预防闹事的教育意义)。
  
  专家在总结两性情感差异的研究指出,女性的语言能力比男性成熟得早,因此较善于情感的表达,男孩懂得运用语言探索情感,较少以暴力等方式做为情感表达的方式。
  
  你根本不了解
  
  十岁时男女孩直接表现攻击性的比率约略相当,被激怒都会公然反抗。到十三岁时两性之间便出现明显的差异,女孩变得较善于技巧性的攻击策略而男孩则依旧正面对抗。
  
  女孩一起玩时多采亲密的小团体方式,男孩则是大团体的游戏。某一男孩受伤时,他会退出游戏并停止哭泣,好让游戏继续进行。但如果是女孩,大家会中止游戏,围绕在哭泣的女孩身旁安慰她。这正显示了两性主要差异:男孩以坚毅自主与独立为傲,女孩则自认为是群体的一环。因此男孩在意的是失去自主,女孩则害怕的是关系破裂。
  
  相反的情感教养导致两性的差异,女孩变得善于判读语言与非语言的情感讯息,懂得自我感受的表达与沟通,男孩则力求减低脆弱、愧咎、恐惧、受伤等情绪。
  
  一般而言,女性踏入婚姻时已具备情绪管理的能力,男性则不太了解情绪处理对婚姻的重要。研究发现,女性认为美满的婚姻最重要的因素是“良好的沟通”,男性则不这么认为。妻子多认为谈心才是亲密的表现,而丈夫觉得一起做点事(如园艺)感觉较亲近。
  
  造成这种现象的部分原因可能是男性对婚姻较乐观,妻子则较常注意到婚姻的问题。一项研究显示丈夫对婚姻的每个层面都比妻子乐观,而妻子一般比丈夫会抱怨,真正的怨偶更是如此。许多妻子抱怨丈夫总是逃避夫妻关系的讨论。
  
  更糟糕的是男性很不善于从脸部表情阅读情感讯息,女性显然高明许多,任何夫妻都不免会有不快或意见相左的时候,这时两性的情感处理差异自然会产生影响。夫妻在面对婚姻的情感波涛时,都应努力克服根本的性别差异,否则不免因情感裂痕而愈离愈远。
  
  婚姻问题模式
  
  经过多年的研究,专家高特曼指出,婚姻触礁的一个最早的警讯是恶意的批评。在健康婚姻中,夫妻彼此若有不满自可坦然直言,但往往在盛怒之下,直言变成恶言批评对方的性格。举个例子,潘蜜拉和女儿去买鞋子,丈夫则逛书店,约好一个小时后在邮局前碰面。母女俩准时到达,却不见汤姆的踪影。潘蜜拉开始抱怨:“跑哪去了?电影再十分钟就开演了,你爸爸就是最会给别人出状况。”
  
  十分钟后汤姆来了,高高兴兴地叙说他刚刚碰到一位老友的事,同时连声道歉,却遭到妻子的嘲讽:[没关系,这让我们母女有机会探讨你是多么会给出状况。你实在太自我中心,太不会为人着想了。]
  
  潘蜜拉这段话已经不是抱怨,而是人格谋杀,是一种人身攻击。事实上汤姆已经道歉了,却因为迟到十分钟而被妻子贴上[自我中心、不会为人着想]的标签。多数夫妻都有过这种抱怨过了头,变成对人不对事的情形。严厉的人身攻击自然比理性的抱怨更具杀伤力,如果抱怨的一方觉得他的抱怨未受重视,自然更常诉诸人身攻击。
  
  无言的抗议
  
  抱怨与人身攻击的区别再清楚不过了,前者是对事不对人,表现的是基本的EQ,亦即明确表达自己的感受,而非挑畔或闪烁其词。人身攻击则是将事件扩大为全面的不满,只会让对方觉得你是在羞辱、怪罪、讨厌他,甚至觉得自己性格有缺陷,结果可能引发的是自我防卫而不是改善缺点。
  
  带有轻蔑的批评更是要不得,身体语言的杀伤力一样不容小觑,诸如嗤之以鼻、嘴角微斜或是眼睛上吊等,当夫妻的一方显露这种表情是,另一方也会做出无言的反应:每分钟心跳加快两三下。经常的批评轻蔑或厌恶的表现之所以危险,是因为显示夫妻对伴侣做了最低的评价,因而在内心经常批判对方。敌对或负面的观感导致攻击的言语或行动,反击或逃避是被攻击的一方常有的反应,盛怒之下奋力反击当然是最直接的反应,结果往往导致毫无意义的恶言相向。但逃避可能更糟糕,尤其是采取冷战的方式。
  
  冷战的夫妻通常婚姻已亮起红灯,据研究,有85%的冷战是由丈夫发起的,原因是遭受妻子的批评与轻蔑。习惯性的冷战会严重扼杀婚姻的前途,因为这等于关闭一切协谈之门。
  
  危险的想法
  
  问题婚姻中被迫害情结与怨愤不平是两种典型的想法,而且会不断地火上添油,彼此伤害。一旦成为自发思想,自觉被迫害的一方会不断从配偶的行为中寻找证据。
  
  这种自发思想威力不可小觑,常常会触动神经警戒机制。比如一个怨愤不平的丈夫一旦情绪失控,脑中立刻唤起妻子对他的种种不善,而且反复思索,从两人相识以来妻子对他的诸般好处却无一忆起。在这种情况下妻子的劣势自是一面倒的,透过丈夫偏曲的视角,即使是刻意的温柔也可能被解释成口是心非。
  
  而有些夫妻则就现况做较温和的解释,从而避免情绪失控,或者即使失控也能较快恢复。夫妻的思想常有乐观与悲观两种思考模式。悲观的想法认为配偶本质上具有无法改变的缺陷,比如“他是个自私而自我中心的人,他所受的教养就是如此,只怕本性难移。他只希望我做牛做马地服待他,根本不关心我的感受。”乐观的想法则可能是:“他今天不太好相处,但他以前很温柔的,也许是心情不好……会不会工作上有什么不如意?”第一种思想只会带来痛苦,第二种则有安慰的效果。
  
  常持悲观想法的夫妻非常容易情绪失控,动不动就因配偶的行为感到愤怒、受伤或难过。结果当然较容易诉诸批评与轻蔑,对方也就更可能以防卫或冷战来反制。印第安那大学心理学家针对暴力型丈夫所做的研究发现,妻子的任何行为都被解释成含有敌意,据此合理化其暴力行为。
亲密的敌人

  情绪决提
  
  不当的心态会使得情绪失控的次数愈来愈频繁,残留的伤害愈来愈难平复,从而导致一连串的婚姻危机。高特曼以“情绪决堤”一词形容这种现象,这时夫妻对彼此的争吵已几近忍无可忍,而且无法做出冷静的反应,思考没有组织,终而只能诉诸原始的反应。这时你可能只希望问题立刻结束,或者逃离现场,有时候则一心只想反击。情绪一旦泛滥便很容易陷入恶性循环。
  
  有些人防止泛滥的门槛较高,较能忍受愤怒与轻蔑,有些人只要听到配偶一句轻微的批评便立刻爆发。情绪失控时心跳会有显著的改变,每分钟可增加十、二十甚至三十下,肌肉紧崩,呼吸困难。这时情绪是如此强烈,视角如此狭隘,思想又如此混乱,几乎不可能寄望改变当事人的观点或达成理性的协议。
  
  当然,夫妻吵架偶尔难免有这种现象,这是人情之常。但婚姻真正亮起红灯的警讯是其中一方表现持续性的情绪决堤,于是他对配偶的忍受力几近临界点,防卫心理十分强烈,极度敏感,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反应。很容易产生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的情形,进而引发另一波情绪决堤。
  
  这可能是婚姻最危险的转折点,夫妻关系面临巨大的质变。情绪决堤的一方几乎无时无刻看到的都是配偶最坏的一面,对其言行举止做最负面的解释。渐渐的,情绪决堤的一方认为婚姻中的所有问题都严重到无可挽救,一段时间后双方都觉得沟通也属罔然,于是夫妻开始过着同床异萝貌合神离的生活,下一步通常便是离婚。
  
  这正是体现了EQ的重要性。当他们陷入批评与轻蔑,自卫与冷战,负面思想与情绪决堤的恶性循环,所欠缺的是情感的自觉与自制,以及彼此抚慰心灵的同理心。
  
  男人,你的名字是弱者
  
  性别差异是婚姻问题背后的一个原因,但即使是共同生活超过三十五年,夫妻对于情感的处理仍有基本的不同。一般而言女性较能忍受婚姻龃龉的不快感。丈夫们一致认为夫妻吵架是非常不愉快的、可厌的而妻子则似乎较不受影响。
  
  丈夫更容易因配偶的批评或负面讯息引发情绪决堤,男性较易发动冷战可能也是基于同样的理由,研究显示冷战开始后男性的心跳速率每分钟的减少十下,因而产生放松的感觉。而妻子的心跳却迅速加剧,显示陷入高度痛苦。这种你来我往的暗中较劲,导致夫妻相反的情感处理:丈夫急于逃避争吵,妻子更加努力寻求沟通。
  
  男性较常发动冷战,女性却较常批评配偶,尤其当妻子主动想检讨婚姻关系,更突显出彼此的差异。丈夫自知检讨大会一定愈演愈烈,总是百般想脱身。妻子眼见丈夫缺乏讨论的诚恳,便会提高音量,抱怨开始变成批评。于是丈夫采取自我防卫甚至冷战,更让妻子觉得怨怒交加,轻蔑的字眼也出笼了。结果丈夫冷战的结果是使妻子情绪决堤。如此恶性循环自是使婚姻的元素大伤。
  
  两性的差异既然可能导致这么惨重的后果,那么夫妻应如何呵护彼此的爱与关怀呢?或者说如何能让婚姻长久?
  
  两性需要做不同的情感调适。男性最好不要逃避争执,当妻子提出不满或某项争议时,很可能是出于维护婚姻关系的动机,但只要有机会沟通,压力自会获得得纾解。丈夫也要明白,愤怒或不满不等于人身攻击,妻子的情绪表现有时只是强调她对事件的感受有多强烈,妻子更重视的是丈夫是否用心倾听体会她的感受(丈夫尽可持不同的意见)。妻子听到丈夫轻率提出意见时,可能会解释成丈夫不重视她的感受。丈夫如果能耐心协助妻子走过盛怒期,会让妻子觉得贴心而受尊重,一般而言,妻子都会很快平静下来。
  
  给女性的建议是相对的。男性最感困扰的是妻子抱怨时太会激烈,因此妻子应特别注意不要做人身攻击,盛怒下的人身攻击几乎肯定会促使丈夫采取防卫或冷战。
  
  吵架的艺术
  
  我们发现婚姻成功的夫妻有几个特点:如较能坚持谈完一个主题,开始时就能让彼此有机会表达意见,让彼此觉得有人用心倾听自己的心声,事实上夫妻吵架争的往往不过就是这一点,适度表现同理心很有助于缓和张力。
  
  走向离婚的夫妻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吵架时都未努力降低火药味。夫妻争执是免不了的,有没有修补裂痕的能力是婚姻成败的关键。修补的药方其实很简单,诸如吵架不要偏离主题,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缓和紧张的气氛等等。这些就像这用电器的变温自动启开装置,避免情绪因过分沸腾而烫伤彼此。
  
  维系婚姻的一个基本策略是努力培养两人共有的EQ,遇到争议时设法让自己及配偶平心静气,设身处地地为对方着想,用心倾听等都是值得培养的技巧。如此你会发现建设性的吵架只会让婚姻更成熟。
  
  当然,情感处理的习惯不可能一夕改变,高度的毅力与警觉心是起码的要求,任何强烈的情绪追根究都源自冲动,适度地克制冲动便是基本的EQ。冲动的背后往往是在追求爱与尊重,恐惧情爱转薄,甚至一朝被弃,无怪乎夫妻吵起架来的常常仿若生死之争,夫妻一旦陷入情感失控的状态,是不可解决任何问题的。
  
  学习如何安抚自己的情绪是维系婚姻的一个关键,可能的话,不妨学习在争执时每五分钟量一次心跳,只要测量十五秒种,再乘以四即可。你可依平时平心静气的心跳数为其准,如每分钟超出十下,表示你的情绪即将泛滥。这时夫妻最好分开二十分钟平静一下,再回复协商,生理的复原是渐进式的,复原时间愈长愈好。
  
  这里还有一个简单的替代方式是彼此事先约定,任何一方只要意识到对方情绪即将决堤便可要求暂停,各人利用有氧动作等方式放松心情。
  
  解开心结
  
  情绪情绪决堤的常是对配偶的负面评价,因此不满的一方最好直接质凝这个评价的真伪。
  
  首先你要提醒自己这样的想法未必可信,刻意去寻找反面的证据或观点。举例来说,妻子在盛怒之下可能会想:“他一向就是这么自私,从来不顾及我的需求。”她应该努力回想丈夫是否做过任何体贴的事,于是她可能修正自己的想法:“他有时是蛮体贴的,虽然他刚刚的行为让我很难过。”前一种想法只是徒增愤怒与伤感,后者却开启了解决与改变的可能。
  
  我们常听到类似下列的对话:
  
  他说:[你干嘛愈讲愈大声?]
  
  他说:[我不大声行吗?你根本没在听,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倾听是维系婚姻的重要力量。很多走向离婚的夫妻都是怒火冲昏了头,而忽略了对方话语中蕴含的和解意图。被抱怨的一方往往急于自我防卫,视对方的抱怨为攻击,不是充耳不闻就是立刻驳斥,殊不知抱怨也可能是一种期望改变的呼声。当然,吵架时有时不免因语气太强烈而被误以为是攻击。
  
  但即使是在最不堪的情况下,你还是可以刻意修正你听到的讯息,过滤掉敌意或负面的成份(不善的语气、侮辱、轻蔑的批评等),找出对方要传达的主要讯息。
  
  同理心就是最高境界的不设防倾听,亦即听出语言背后真正的意涵。要发挥同理心,自已必须心平气和到能够在生理上反映对方的感受。
  
  至于不设防表达的艺术是避免让对事的抱怨流于人身攻击。海姆·季诺认为最佳的抱怨模式是XYZ:因为你的X行为,让我产生Y感受,我希望你的是你能改下为Z行为。总之,坦城的沟通应该免除所有恐吓、威胁、侮辱的字眼,或是其他各式各样的自我防卫:找籍口、推卸责任、反唇相识等,这时候同理心同样是最有力的后盾。
  
  婚姻和人生一样,要靠尊重与爱来化解敌意。

关闭窗口

heima制作2004.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