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情绪物质?

  20世纪70年代后,神经生物化学技术的进步,使神经化学物质的研究工作取得了令人振奋的进展。脑神经释放的化学物质对情绪产生的影响,正成为当前脑科学研究中一个引人入胜的课题。
  
  恐暗素 在脑中存在一种由15个氨基酸组成的肽,这种物质与恐惧情绪有关。美国学者把这种化学物质从经过特别刺激、因而畏惧黑暗的大白鼠的脑中提取出来,注射到未受过刺激的大白鼠脑中。结果,接受注射的大白鼠表现出对黑暗的极端恐惧,时间长达一周之久。研究者尝试着把这种物质转移到金鱼体内,金鱼竟然也开始害怕黑暗,甚至在白天也不敢到岩石后面的隐蔽处去觅食。
  
  这一结果激起了众多研究者的兴趣。人们急切地想知道,脑能释放出某些与情绪相关的物质吗?带着这样的疑问,科学家开始尝试用各种方法寻找脑中的情绪物质。
  
  恐惧与愤怒之源 动物实验表明:当杏仁核受损的猫表现出愤怒时,其去甲肾上腺素水平提高。人的情绪也与某些特殊的物质有关吗?
  
  1953年美国华盛顿大学精神学专家阿兹克斯进行了一个类似恶作剧的实验。他以广告的方式招募几十名健康男女,告知他们要进行有关血压方面的生理研究,以打消他们参加实验的顾虑。正式实验开始时,研究者在这些人全身各个部位都安置了各种测量用的电极,并特别在小指尖上安放了一个极小的电极。实验对象的情绪完全稳定后,将小手指尖上的电极一点点加压。当被试表示出不舒服时,研究人员就在他们耳边制造电流火花,然后假装惊慌地叫到“不好了,通上高压电了“,以此使参加实验者产生巨大的恐惧心理。稍后,又假装悄悄地说:“这都是技术员的责任“。当参加实验的被试对技术员充满敌意时,技术员盛气凌人地出场了。这时,参加实验者的情绪由极端恐惧变得勃然大怒……随后进行的测量显示,参加实验者的愤怒情绪占主导地位时,体内去甲肾上腺素含量高。去甲肾上腺素与愤怒的产生有何关系呢?
  
  研究表明,从脑干神经元中会释放出某些传递神经冲动的化学物质,它们调整着整个脑的活动,脑就是通过它们向全身传递“命令“的。人们将这些神秘的物质称为神经递质。去甲肾上腺素就是这样两种与情绪密切相关的单胺类物质。如果一个人焦躁不民气冲冲,脑就会不断地制造出去甲肾上腺素。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种物质竟然带有毒性:平均每一千克的体重只要投一毫克的剂量,就可以置人于死地,其效力与蛇毒不相上下。可想而知,它对人的健康极为不利。不过,适量的去甲肾上腺素对人体并没有什么伤害。相反,它是人产生干劲的动力,是人精力与活力的源泉。
  
  来自多巴胺的快乐 多巴胺是与去甲肾上腺素化学结构相似的一种神经递质。1997年,美国生化专家维尔科夫领导的一个研究小组发表研究报告称,多巴胺能使人感受到某种程度的愉快感,让人感觉良好;而多巴胺含量的提升可能会来自一个高分数,一句恭维话,当然也可能来自毒品。更有意思的是,科学家相信,每当一个人成功地完成某件事后,多巴胺便会作为奖励而分泌,使人产生快感。
  
  有证据表明,尼古丁、酒精、海洛因都能激发一系列复杂的化学变化以增加多巴胺的水平,这可能是有些人情绪不好时会借酒消愁或吸毒的原因之一。不过,经常吸烟、饮酒或吸毒会使脑神经元对这些化学物质习以为常,因而通过此方式来换取快乐的人,若想达到同等程度的快乐就必须不断加大剂量。这样做的后果是非常可怕的。它将导致神经元末梢死亡、大脑功能紊乱;不但伴有幻听、幻视,还会引起运动障碍,如疯狂地重复同一个动作。
  
  目前,科学家正在寻找新的方法,设法使脑内的胺物质变成绿色的荧光色素,这样就能直观地观察到情绪与去甲肾上腺素等物质的关系了。
  
  脑内情绪物质的研究结果在临床上大受欢迎,也对治疗情绪障碍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锂盐对躁狂性情绪障碍的治疗就是很好的证明。迪芬底斯等(1970)将锂注入脑杏仁核及其他边缘系统部位,影响这些部位神经元中递质的合成、贮存、释放及再摄取等代谢过程,从而调节情绪状态。最近30年的研究使科学家确信,5-羟色胺在突触中损耗是导致抑郁症的原因之一。这种神经递质发散到杏仁核、下丘脑、皮质区等脑区域,被参与情绪活动的神经元频繁利用。长因为该药物耗竭脑内单胺类神经递质,尤其是降低了去甲肾上腺素、5-羟色胺和多巴胺的含量而致。最新的一类抗抑郁药百忧解(Prozac)和郁乐复(Zoloft)就是通过使突触前神经元的5-羟色胺增加,从而缓解抑郁情绪的。
  
  对脑内情绪物质的研究虽取得了令人振奋的新见解和新资料,但仍有许多未知问题等待深入地探索。迄今为止,人类只是在这个神秘的领域中迈出了最初的几步。    

关闭窗口

heima制作2004.11.04